污水缓蚀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污水缓蚀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炒菜如炒股揭开蔬菜价格涨跌幕后的最隐秘推手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2:04:23 阅读: 来源:污水缓蚀剂厂家

炒菜如炒股 揭开蔬菜价格涨跌幕后的最隐秘推手

10月13日、14日,广州一场罕见红色暴雨,很多市民笑曰:这是老天爷的心情不好。翌日,广州市面水叶菜价就涨了一截,与几个月前的低菜价形成鲜明对比。  今年全国蔬菜大势行情如坐“过山车”,一会“菜贱伤农”,一会“菜贵伤民”,这让所有人都“伤不起”,涨落行情为13年来罕见。是蔬菜供需“不和谐”?还是游资炒作太疯狂?抑或是运输环节的成本水涨船高?  从今年3月至今,记者历时半年多时间,从珠三角的田间走到广州江南果菜批发市场,又从批发市场走到肉菜市场,全面解密整个蔬菜供应链各环节的实情,同时更独家跟踪,揭开这条产业链条上最隐秘的“炒菜”高手真面目――如何日日“炒菜”?看准了,准赚;看差了,要赔。  蔬菜供应链  菜农:部分弃耕  原来人和镇有上百户的江西外来菜农,今年至少有三分之一菜农顶不住,或者回家,或者改行打工了。  菜农许财富  2011年10月14日中午,刚刚下过一场暴雨的广州天空中依然乌云密布,老表蔬菜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缪回春找到记者。他说,来广州13年了,他从未见过今年这样难赚钱的蔬菜行情。  作为第一批来广州种菜的江西菜农,缪回春带动老乡在海珠区一带承包了几乎所有菜田,成为海珠区相当有影响力的蔬菜种植户。  去年海珠湖开挖,缪回春转而在南海区丹灶镇银河大杏村租了100多亩地,邀请10多户老乡种菜。去年蔬菜行情好,菜农普遍赚钱,少的7万~8万,多的十几万。  今年春节后,缪回春又花了200多万元扩租了300多亩地,再请30多户老乡从广州过去一起种菜。正想宏图大展的时候,一场意外让缪回春的计划全盘打乱了。  蔬菜疯长供应过剩身价低  缪回春说,过年后,先是遇到了不下雨的春天,全国范围内,蔬菜都在菜地里疯长,120多亩地,每天的蔬菜能收获2万斤。走进丹灶镇当地农贸市场发现,到处都是菜,每天只能卖出5000斤,近3/4的蔬菜无人问津。供过于求加上同质化,蔬菜价格低得可怜,一毛钱的生菜菜农都愿意卖,但就是没有菜贩子前来采购。  其后,日本发生大地震和核泄漏危机,全国范围内,市民担心核泄漏污染,蔬菜销售可谓遇到冰点。“生菜就是几分钱一斤都无人问津,因此不少菜农直接将生菜、芥菜等烂在菜地里,不想再耕种了。”缪回春说。  高温多雨供应不足揾钱难  老天与菜农开的玩笑并不仅限于此,一个更大的玩笑在后头。5月至8月,广州进入夏季高温多雨季节,这个时候,蔬菜产量极低。7月17日,记者来到白云区人和镇清河村,缪回春的江西老乡许财富一家正在临时搭建的棚子望着菜田发愁,虽然田里依然一片绿油油的,但是经过暴雨的洗礼,很多菜在高温之下已经烂在田里了,无法再卖。  蔬菜产量大跌,每垄地仅仅有20~30斤蔬菜,所以菜价涨了起来,如生菜田间1.5~2元/斤的收购价已经很正常了。但细细一算,许财富觉得反而赚的少了,他给记者算账说,每垄菜地20~30斤,收入最多才45元,相比200元不到的收入,少了很多。  种菜艰难部分菜农去打工  记者发现,今年像许财富一样的外来菜农“丰收不丰收,低产更是没有赚”的遭遇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,“原来人和镇有上百户的江西外来菜农,今年至少有三分之一菜农顶不住,或者回家,或者改行打工了。”许财富说,与之前临时弃耕不同,这次菜农是撂担子直接走人,没有回头的意思了,连租地押金都懒得要回来。  而那些有人耕种的菜地也好不到哪里去,由于刚刚下了大雨,记者看见,很多蔬菜被雨打得七零八落,缪回春指着那些蔫下去的蔬菜说,这几天高温多雨,看来蔬菜都得死了,又白忙活了10多天了。  二级市场:  炒家集中于此  工作人员说,做二级批发区的商家最希望下雨了……  在二级市场,商家看货同样是每天的必修课。为了体验“巡逻定价”的过程,8月3日和8月5日,记者来到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二级批发区159档,一个小小的专卖西红柿的档口,竟有6个亲戚一起经营,三个是卖菜的,三个专门负责采购的。档主之一的李先生告诉记者,8月3日,在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二级批发区,西红柿的报价是440元一公担(200斤),但是销量一般,李先生说当天只卖出200~300件的货,每件40斤左右,他正是从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一级批发区726档口拿的货,然后以每公担赚10~20元的幅度出货。  8月5日,记者6点半就来到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一级批发区,跟随李先生“巡逻”,在场内,他看见一个档口没有货,忙上前询问原因,想了解西红柿能否在1~2个小时内到货。李先生告诉记者,今天的货源比昨日多了约三分之一,果然价格应声而跌。不过李先生发现,与西红柿竞争的蔬菜品种不多,此前8月4日跟客户交流判断,昨日的客户有50%的可能性会回来拿货,因此他果断决定拿多100件货。  星期二五拿货品种会改变  二级批发市场加一档的档主是陈钟辉。8月5日,广州热得滚烫,没有多少雨,陈钟辉在市场巡逻发现,包菜和大白菜等多了起来,加上本地水叶菜如上海青、通菜陆续上市,包菜和大白菜的价格都跌了,并不合适炒货。同时,陈钟辉的工人进一步跟记者说,二级市场又有另外一个规律,逢星期二和星期五,前来拿货的商家都对品种做个改变,比如星期五学生少了,前来拿货的食堂就少了,得控制供给饭堂的货源,因此8月5日进货相对谨慎了不少。  工作人员说,做二级批发区的商家最希望下雨了,天热进货多了可能卖不出去,到了晚上掉价也没有人要,最后得放进江南果菜批发市场的冷库里,每个晚上得出冷藏费,那么就不划算了。  谈话之间,一个熟客找陈钟辉拿“钦海”小包的包菜,工人马上打电话给陈钟辉,却告知今日没货。工人随即将“钦海”大包的包菜装上车为何货不对板依然发货呢?工人解释说,“没有关系,都是老客户,一看就明白了,相互帮忙嘛!”不仅如此,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商家甚至还可以在资金周转上进行支持,二级市场中熟悉的商家可以先拿货卖完再给钱。  持续降雨炒家就大肆抢货  今年6月下旬,广州下雨不断,陈钟辉果断出手就赚了一笔。但好行情只会出现在少数日期陈钟辉的工人告诉记者,主要是蔬菜货源出现问题时刻,这个时间一般是“卖方市场”,有现货的为王。一般情况下,冬天和夏季持续性降雨是提供给二级市场商家们炒货的最佳时机。  二级批发商刘同海还透露说,那些疯狂的炒家看中时机后,可能不仅仅从一级批发区大肆抢货,就是二级市场本身商家手中的货也会被抢购过去,相当于蔬菜在流通过程中又多了一个环节,最终是抬高了终端蔬菜的价格。  终端市场:  菜贩只赚辛苦钱  菜档利润率大约在20%~30%之间。  9月8日中午时分,在华穗路,位于嘉裕礼顿的“君盈新鲜街市”二楼蔬菜区,一老板娘刚刚吃完盒饭,正闲得发呆,2.5元/斤的西红柿正是来自江南果菜批发市场。“每斤赚了3~5毛钱,但是这个价格已经比外面的西红柿要贵,所以导致销量很少。”老板娘无奈地告诉记者。  正说话间,一位前来买菜的罗阿姨告诉记者,“我没有天天来君盈新鲜街市买菜呢!因为这里的肉菜市场比较小,品种不是很多,并且什么都比外面的贵一点,我一般会到附近的石牌市场买菜。”  记者走进君盈新鲜街市2楼,看见至少有5个档口前空无一物,约占档口总数的1/10。“他们是不久前撤退的。”老板娘指着旁边档口告诉记者,“我有两个档口,旁边的档口不久前撤了,因为实在维持不下去了。现在的租金是1800元一个月,相比一开始2100元的时候,已经减少了300元,此外还有水电费和清洁费。相比一旁天价的猎德肉菜市场,租金是少了点,但是这里的客人更少,从去年8月开业至今,每个月都保本。”中午12时多,有档主将钱柜里的所有钱给记者看,一共是500多元。  据悉,菜档利润率大约在20%~30%之间,以25%来算,一个月利润为4500元(600×25%×30)。“我们在城中村租了房子,月租900元,扣除每个月租金1800元,加上水电费和人工支出,辛辛苦苦一个月,每个月存下了辛苦钱,根本没有赚的机会。”该档主说。  中午1点多,在罗阿姨嘉裕礼顿的家里,这个从山东运来的西红柿,被她用菜刀切碎,和上鸡蛋,放进锅里,最后吃进肚子里,完成了西红柿自己的生命之旅。  菜心身价翻番之旅  菜农:以9月3日为例5组菜农,一共10个人,耕种了60亩地,种植一季菜心约35天。每斤菜心的浮动成本为0.56元  当地市场:加上水电费、水利设施、建筑物等前期投资折旧、车辆汽油、损耗等带来的固定成本,每斤菜心到南海最近的市场上,成本至少是0.6元/斤,折算后为1.2元/公斤。  江南果菜批发一级市场:本地菜心均价3.70元/公斤,最低1.20元/公斤,最高6.00元/公斤。  石牌市场:本地菜心均价6.00元/公斤。  山东西红柿价格之旅  山东产地收购价0.7~0.8元/斤;  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一级市场:冷藏、包装、运输之后,抵达广州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一级市场 1.75元/斤是保本价,换算成一公担是350元;  江南果菜批发市场二级市场:1.85元/斤是保本价,换算成一公担是370元;  江南果菜批发市场至珠江新城:加上运费、租金费用,在君盈新鲜街市2楼,西红柿价格是2.5元/斤。

alevel经济

补习ib